股票登陆系统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
首页     体育     教育     财经     社会     娱乐     军事     国内     科技     互联网     房产     国际     女人

最新更新
相关文章
股票登陆系统 > 军事 > “边防有我,请祖国放心!”(记者探营)文章内容
“边防有我,请祖国放心!”(记者探营)

作者:admin      发布日期:2020-02-09   点击:

  帕米尔高原的雪山,绵绵长长;凛冽寒风从山谷间吹来,呜呜作响。

  巍峨雪山间,盘绕着一条公路,从山上蜿蜒到山下。记者乘车在公路上缓缓行进,目的地是雪山深处的玉其塔什边防连。

  玉其塔什,柯尔克孜语是“三个石头”的意思,新疆克孜勒苏军分区玉其塔什边防连就坐落在三座雪山之间,这里也是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交界的地方。该连驻地海拔3059米,距离最近的县城近200公里,每年大雪封山达五六个月,被称为“雪域孤岛”。

  “快看!早晨上路时,山上积雪不算厚,还露着褐色的山石,像撒了糖霜的面包。现在,眼前的山酿成了全白。”与记者同车的,还有一位特殊的“嘉宾”——军嫂刘媛,玉其塔什边防连副连长金鑫鑫的妻子。因为丈夫戍边任务重,他们去年3月结婚后,就再没有见过面。得知丈夫春节不能回家,刘媛便决定从东海之滨的浙江来到祖国最西端的玉其塔什,跨越5700多公里探望守护边防的丈夫。第一次来到这里,刘媛的眼里满是好奇。

  12公里的生命通道

  经过疆域检查站后,原本就不宽的公路成了一条倚绝壁而修的盘山小道,仅容一辆车通行。记者朝窗外望去,一侧山崖峭壁,一侧冰封深谷,令人目眩心惊。

  厚厚的积雪让汽车难以躲避道路上的坑洼碎石,即使行驶缓慢,记者还是被颠得东倒西歪。

  “今天的路况算好的。”接我们上山的班长王彩云说,“刚才的边检站距离连队12公里。一下雪,车开不上去,送人送菜只能到那儿,再由连队用马接,雪再大点,马也走不了,只能人背。在玉其塔什官兵眼里,这条12公里的山路就是生命的‘中转通道’。”

  说起这条“生命通道”,扎根边防15年的四级军士长王彩云有讲不完的故事。

  前年春节前,为了保障官兵过年,团里协调地方推雪车运送给养物资上山。王彩云和战友们从进了腊月就开始盼,结果却盼来坏消息:推雪的工程车在大雪中不测冲出路面,坠落冰河,驾驶员跳车获救,给养却落在了半路。

  于是连里组成了“接菜队”,带上背囊、骑上军马前往抢救给养。

  “记得那天零下35摄氏度,雪深路艰,山顶风大,还有雪崩时刻考验着官兵的反应,跑不及便会被埋。”王彩云说,为了保持注意力,官兵一边走,一边轮流讲笑话。

  王彩云走在队伍后面,忽然发现兵士肖克热提坐在马背上,一动不动,也没说过一句话。王彩云察觉到分歧错误,跑上前去拍他的肩膀。不意肖克热提一头栽下马背,倒进了雪地里。官兵急忙把他抱了起来,一边喊他的名字一边帮他搓手取暖,好半天才将他唤醒。

  那天官兵走了8个小时,才看到了给养车。坠入冰河的推雪车没措施施救,大家开始往背囊里装给养:冻得像石头一样的西红柿、磕半天都磕不破的鸡蛋、冻成各种形状的易拉罐饮料……

  马驮不下,大家就背起背囊步行。积雪松软,踩上去直没膝盖,背上数十公斤重的物资走路十分费力。为了节省体力,大家不再说话,只是低着头赶路。背囊背不动就拿出来分给别人,脚迈不动就用两手像拔萝卜一样边拔边走。

  “那次每人至少来回背了两趟,大年三十才将所有给养背回连队。”王彩云说。

  一路波动着,车慢慢走完了12公里,连队就在眼前。记者看看表,12公里路走了两个小时。

  海拔4000米的巡逻

  积雪被刺眼的阳光照射得闪闪发亮。一队边防官兵?着没膝的积雪,朝着山顶的疆域线进行巡逻。

  这是一次例行疆域巡逻。经上级允许,军嫂和记者同行。

  雪地服、太阳镜、防寒靴,全副武装的我们跟随巡逻队伍出发了。很快,高山雪路让我们发现这些准备远远不敷。

  积雪太厚,最后3公里路只能步行。越往上走雪越厚,从齐膝慢慢接近腰间。每往前一步,都要做“高抬腿”动作,把脚从雪里拔出来,然后朝着前面冻得发硬的雪使劲踩下去。

  记者走在队伍中间,每完成“一套动作”,都要稍作停顿,喘上几大口气,才能有力气走下一步。一面是山谷寒风,一面是全身不绝涌出的汗水,这“冰火两重天”的滋味儿再加上空气稀薄的近4000米海拔,让记者难受得龇牙咧嘴,脑子里天旋地转。“即使是我们,走一会儿也要停下来休息一下。”班长陈圣圣说。

  回头看看走在最后的刘媛,只见她俯着身子,双手撑在膝上,大口喘着粗气,刘海结成了冰条挂在脸上。

  “撑不住,我就送你回去吧!”

  “不可!来了就不能给巡逻拖后腿!”刘媛猛吸一口气,借助丈夫金鑫鑫的拉拽,艰难地把腿从积雪中拔出来,嘎吱一声重重踩在前面的雪坑里。

  “一!二!三!……”“嫂子加油!”整个队伍给刘媛鼓劲的声音响彻山谷。金鑫鑫走在前面,向后伸出双手拉着爱人。

  天色渐渐暗下来,山口刮起了大风,气温降到了零下43摄氏度。这时,队伍终于到达了位于疆域线上的巡逻执勤点位。最后3公里的步行路段,硬是走了6个小时。“这段巡逻路太不容易了!”刘媛激动得说话带起了哭腔,“多年如一日守护祖国的边防线,边防官兵太让我骄傲了!”

  “边防有我,请祖国安心!”执勤点位上,连长魏巍带着巡逻队伍对着国旗宣誓,高亢的声音回响在群山间。

  五彩的“蔬菜展览馆”

  一排排菜苗错落有致,阳光透过大棚照进来,让小苗也显得格外茁壮。

  走进大棚,一股热气扑面而来,记者的眼镜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雾。

  “从前连队吃蔬菜,全靠10天一次从山下运。有一次,一场大雪将连队围成‘孤岛’。送菜车走到半路,不得已又返了回去。最后我们连白菜、萝卜、土豆也吃完了,大家只能站在菜窖门口大眼瞪小眼。”一旁的兵士孙宏发介绍,“前些年,为了让哨所官兵吃上新鲜蔬菜,上级为连队修建了一座冬季能生存、夏季能保鲜的‘新型保温菜窖’,又建了有隔热夹层的新型蔬菜大棚。现在,连队官兵每顿能吃上好几个菜,有荤有素。”

  “边防很苦,但如果能用本身的努力改善一点生活条件,也能让兵士们守防更加放心。”从大棚出来,魏巍指着一排小楼说,“去年我们的营房又通了网络信号,现在又建起了篮球场、乒乓球室,官兵休息的时候,也能放松和娱乐了。”

  看到兵士们在张贴春联,刘媛把金鑫鑫拉到一旁,拿出了手机,“临来的时候,爸妈给你录了段小视频。”

  画面中,金妈妈说:“刘媛守护我们的小家。我儿子保家卫国,他在雪山上,守护的是大家。”一向话不久不多的金爸爸说:“鑫鑫明年争取回家过年啊!”看着父母的问候,两个年轻人都红了眼眶。

  雪山环绕下,整个连队融进了夕阳的光辉里。这光辉慢慢洒遍了整个雪山,照亮了营房,也照亮了官兵的护边路……

  (刘南松  陈圣圣参与采写)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2月09日 06 版)

延伸阅读

(责编:李枫、岳弘彬)



↑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×关闭窗口
关于我们 | 本站动态 | 广告服务| 商业合作 | 联系方式 | 服务声明 |
Copyright © 2017 股票登陆系统 版权所有